混沌美好

Jpeg
Jpeg

 

「里克,」華爾頓手裡拿著一包爆米花,口齒不清地道,「你在看什麼?」

「我在看天堂,」里克回應了陌生人的問句,他只是悶悶的坐在石階上、頭抬得老高,但只能見到一點點的白雲和被包圍住的城牆,「那是個什麼地方?」

「沒人曉得,可能跟這裡正好相反吧。」華爾頓聳了聳肩,順勢著坐到了剛認識的人身旁,「你已經來這邊七十年又八個月了,怎麼還想要去那邊?」

「就沒人想過為什麼我一定要到這邊?」里克提高了音量,他想自己是不喜歡陌生人的發言,「你想說從宇宙爆炸那一刻起就只有我一個惡魔想要去當天使嗎?我連自己為什麼是這個身分都不知道,很久以前我就根本不喜歡這種日子,你喜歡每天都看著黑色的天空嗎?」

 

「所以你想金盆洗手?」華爾頓繞著他的金捲髮,樣子看起來輕浮無比,但他的確是在專心聆聽著對方的抱怨,像老媽子那樣不分時間長短的嘮嘮叨叨,「好久以前是有惡魔想要到那邊的案例啦,但他們會在飛行途中發現自己的翅膀跟天使的翅膀是不一樣的,我們沒有辦法突破人界的門,好像有一層膜隔開了我們。」

「我可以把它打爛。」

「不、你當然不行!那會撼動整個宇宙,這下天堂和地獄都不會接受你,會把你流放到外界去的。」

「但我在書上看到天堂的門會為所有人開啟!」

「你是隻惡魔、里克,惡魔跟人類是不一樣的,如果惡魔真的可以變成天使那麼地獄就沒人管啦。」

「那就沒有可能是天使墜落成惡魔嗎?」

「那麼他肯定犯了滔天大罪才會落得那個下場。」

「所以我需要立下可以讓我成為天使的大功才能成為天使?」

「嗯….我想不是這樣─」

「不、就是這樣。你說天堂跟這理是相反的,那麼理論對調即成立。」

 

里克黑的發亮的雙眼堅定的盯住了華爾頓,後者只是將桶裝爆米花放下,慢悠悠地道:「我曉得一個老方法,但是這只是個傳言,所以我也不曉得能不能成功,就是你飛到通往人界的門那邊,然後請求那邊的守門人讓你進入人界,接下來你便會成為類人類,但你實質上還是惡魔,你有五年的時間去轉變你現在的身分,時候到了便會開花結果。」

「所以你的意思是在成為天使之前要先變成人類?」

「大體是這樣沒─」

 

華爾頓的話還沒說完,一陣因翅膀振出的風便劃過他的臉頰,里克已經蹦出了他老家的範圍。

 

華爾頓起身後將衣服的灰塵拍落,他從褲袋裡掏出手機撥給賽布,接著向電話另一端大喊道:

「賽布,我找到合格的人了,等一下你看見黑髮黑眼的人就幫他開門,他叫里克。」

 

華爾頓同樣仰頭望向天邊的城堡,振著白色的翅膀一下子地離開黑暗世界。

 

「有一個傻小子竟然不知道只有天界的人才會有金色頭髮啦!」

 

 

-END-

 

 

 

作者吐槽:

 

取這個名子只是因為想不到XDDD

好啦反正就是一個惡魔想要成為天使,但是他必須要先經歷過人世,所以他處於一個渾沌地帶

然而他是短篇XDDD,我沒有想要把它寫長,覺得再寫長就會變成BL了(嚴肅),我大概腦補了一下,里克的小攻會是個墜落天使

然後其實我跟其它人有個專業(但我很常淺水XDDD),如果可以的話去看看吧><,最近有活動喔!!↓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?ref=tn_tnmn

廣告

逃跑的布里安

Jpeg
Jpeg

※我不知道打這篇文的宗旨在哪,看看就好吧

「嘿,你憑什麼不行。」

我抬頭望了眼安德魯,再看了看躺在廁所骯髒地板上的班,然後又望了回去。

「他故意讓你在體育課出糗,你該反擊,他弄傷了你的膝蓋就還回去,這沒什麼,他應得的。」

我覺得握著拖把握柄的手在冒汗,很濕很熱,我不確定它會不會突然從我手中滑掉。

「布里安,去做。」

我吞了一口口水。

然後鐵下心腸。

「我做不到。」

他挑了下眉。

「你可以的。只是你不肯去做。」

我覺得他的耐心快耗盡了。

「不會有人通風報信,這裡的所有人都會幫你,只有那個賤人會像個膽小鬼跑去告訴老師,那是他錯誤的決定,他如果敢,我們會讓他死得更慘。」

「我還是做不到。」

我望著安德魯的眼睛,望見他眼底那還有自己的意圖。

「你知道反抗我們的下場。」

他瞇著眼輕聲說道,眼下的肉都皺在了一塊,我替他臉上的汗感到擔心,他如果嚐到了那粒汗味道肯定很鹹。

他望著我默不作聲。

我很想吐。

「這樣吧,我去買個飲料,給你五分鐘做思考,這裡實在是太熱了。達雷爾!過來守住!」

安德魯叫了幾個人跟他一起去買喝的,所以現在廁所裡只剩下我、班,還有達雷爾。

「你最好在五分鐘內給我最好的答案!」他在走廊那大叫,真是奇怪了,老師都跑哪去了?

「你最好做出他心目中的決定,」達雷爾看著人走遠了,便往我這裡快步走過來,我看不出他眼裡的心情,卻感覺交雜了很多東西,「你知道他很恨班,班處處針對他,所有安德魯幹過的壞事都是他跟老師說的。這個婊子。」他低頭朝躺在磁磚地板上的班吐了口口水,班只是將頭給埋藏的更深,什麼話也沒說。

然後達雷爾迅速兇猛的朝我轉過頭來,兇狠的掐住了我的脖子,我在一瞬間被嚇到了,因為連身為頭頭的安德魯都從沒這樣對過我。

「你也別想反抗我們。」

我看著他神色怪異,臉上的表情跟音調搭不上去。

「不然下一次躺在這裡的人就是你,布里安。」

他將黏在我領口上的竊聽器給摘了下來。

我錯愕的看著他。

「好多了。」

他低聲說道。

「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?」

我冒著汗問他。

「我知道,還很清楚。」

他說完話後便緊閉著嘴,似乎再也不想打開一樣。

「布里安,你只是暫時安全了,我幫你卸下竊聽器還可以用因為我掐了你的解釋而呼過去,但是你得做出決定,你是要幹還是不幹。」

「你為什麼要幫我?」

「快點布里安,做出決定!別管那麼多,他們說的五分鐘其實就只是短短的兩分鐘!」

「我怎麼做都不好!」

「你有兩個選擇,第一個是照安德魯說的把班給打到殘廢,第二個就是帶著他逃跑,然後我會裝做跟你發生了場惡鬥,是我拉不住你,這樣我受的苦也比較少。」

「但你還是會被安德魯打死!」

「誰說他會打死我的?我只是不希望你步上我的後塵,這算是為了償還對別人的虧欠,我旁觀太多次了,這次我做不到!所以拜託你,選擇帶著班跑走!」

我開始不知道要說什麼。

「時間不多,算我求你了─布里安,你可以的,你不能總是認別人擺布,你今天如果強壯了起來就是你的成功,但如果你永遠不踏出去你就永遠不可能打敗安德魯!快,時間不等人!」

「那你該怎麼辦?」

「我該怎麼辦都是我的決定,我今天既然讓你跑了就是我願意承受下來的,班,站得起來嗎?」

他轉身拉起班,我只好也過去幫忙。

「跑得越遠越好,最好不要讓他們抓到,明天的事明天再說,想著別被抓到就是你們今天的目標,成功了趕快回家告訴自己的爸媽你們是經過大難所活下來精英!」

他自己往廁所的門一個猛烈的撞擊,頭上立刻留下了一條血痕。

「我沒有爸媽,沒有人管我死活。等一下我一大喊,就趕快衝、加把勁的衝!」

我看見班點了點頭,我只好也跟著他動做。

達雷爾吸了好大一口氣。

『靠!混帳,你他媽的做什麼!?』

班比我還要早一步,然後我也開始拔腿狂奔。

我先跨出了右腳,然後是左腳,右腳、左腳、右手、左手、隨後我回頭望了眼達雷爾,他好像哭了一樣,表情都皺在一起了。

『你在做什麼!?達雷爾!我不是叫你看好他們!你他媽的在搞什麼?柯林、丹尼,去找達雷爾那個賤貨,我去追那兩個混蛋!』

他的聲音嘶吼著,根本聽不清他在講什麼,但我保證他肯定跑不快,只是我還是跑在班的後面,他要跑多久我就跑多久,直到跑不動為止。

『給我停下來!班!還有布里安!你他媽知道你如果敢逃跑的下場就是被我打成爛泥巴,你現在停下來或許只是拿你的頭去喂馬桶水,你再給我跑的話我就打殘你的腿!

他咆哮著、大喊著、喘氣著、但我的腿越動越快,如果我現在停下來也絕對好不到哪裡去,因為安德魯就是個該死的人渣,我知道他會幹出什麼事來。

「給─停……布………..我──」

他的聲音消失在後頭。

我跑出了學校外,班回頭看著已經沒有人追了,叫我也跟著停下來,但我還是繼續跑著,我不想理會任何人的話,我一直跑了三條街,跑了有十分鐘,我沒有跑回家,我現在哪裡都不想去。

我明天死定了。

但我跑出來了。

-END-